足彩预测 当前位置:主页 > 足彩预测 >

足坛旧事:阿贾克斯与巴塞罗那的独特羁绊

发布时间:2018-06-07 21:06  来源:未知  作者:2018世界杯投注网
59

在如今,对于一个深爱足球的孩子而言,巴塞罗那和阿贾克斯的足球就像是来自于两个不同的世界。巴萨在场上的每个位置都有超级巨星坐镇,他们在一个备受瞩目的高水平联赛中大杀四方;而阿贾克斯则很大程度上是处于人们视野之外的状态,其队内满是初出茅庐、棱角尚未打磨好的年轻小将。巴萨在全球范围内有着很好的球迷基础,这也让他们在商业领域取得了很大的成功。阿贾克斯尽管因其光辉的队史而受到人们的尊重,但如今他们却很难在现代足球的发展轨迹中取得更大的成功。

没错,正如那些有一定阅历的球迷们所熟知的那样,红蓝条纹的巴萨深受红白相间的阿贾克斯的影响,在这支来自加泰罗尼亚地区的球队看来,后者有着神圣般的意义。那两位足坛的巨人实际上源于同样的流派:以米歇尔斯和克鲁伊夫为代表的阿贾克斯人将球队的DNA成功地移植到了巴萨体内。

尽管两家俱乐部作为独立的个体有着不同的球队文化和足坛地位,但他们共同享有一种足球的价值观和战术理念。阿贾克斯开辟并照亮了一条现代足球之路,而巴塞罗那跟随着荷甲巨人的脚步前行,并将两队共同的足球哲学加以精炼,最终产生了一种近乎于完美的足球形式。

“巴塞罗那是阿贾克斯之子……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关注着阿贾克斯的青训,并对他们的训练方式和球队组织抱着极大的敬意。由于克鲁伊夫的原因,我们得以从阿贾克斯那里学到了非常非常多的东西。不过就像人生一样,有的时候儿子也会赶超父亲。”

巴萨主席巴托梅乌在2014年时说道。

正如巴托梅乌所言,这个时代的足球已然更加倾向于巴塞罗那。他们在近些年所取得的成功伴随着世界足球在经济领域的繁荣,这也促使着俱乐部能够以指数爆炸般的方式发展。尽管如今的巴萨在战术理念上有很多的独创性,但倘若没有过去阿贾克斯的传承,那么就不可能有这样的一支巴塞罗那。

阿贾克斯的崛起

(图)杰克-雷诺兹(左)

阿贾克斯在过去总能踢出令人赏心悦目的足球,但那种足球通常却并非会考虑实际的效果,缺乏足球理念的基础。一位深谙足球、名为杰克-雷诺兹的英国人曾在1915-25、1928-40及1945-49年三度执教阿贾克斯,很多人都认为正是他为这项运动的革命奠定了基础,并促使阿贾克斯和巴塞罗那在之后书写下各自的传奇。

雷诺兹鼓励自己手下的球员们在球场上充分地表达自己。他欣赏那种依托于即兴想象力的攻势足球,而他的这一愿景被灌输至俱乐部刚刚萌芽的青训系统中。雷诺兹在1918年帮助阿贾克斯赢得了首个国内的冠军锦标,而当时荷兰足球还是个足坛的小学徒。随后在他的执教下,球队又赢得了7座冠军奖杯,雷诺兹也在这里植入了冠军的种子。

在雷诺兹离开的日子里,球队一度失去了统治力,但奥地利人卡尔-胡曼博格凭着颇具专业性的视角让阿贾克斯找回了昔日的犀利。阿贾克斯在1957年赢得了荷甲元年的冠军,并于两年后再度捧杯。不过那时球队仍然缺乏一种独特的气质,即加持一种足球理念。他们在那个时期的成功看上去并不牢靠。阿贾克斯需要一次全面的改革,他们以接连几任主帅对球队的调整为基础,慢慢地将改革的碎片拼凑在了一起。

第一位与之相关的主帅是又一位英国人,维克-贝金汉姆。他在1959-61年间执教球队,并于1964-65赛季回归。尽管在他任内阿贾克斯只赢得了一次联赛冠军,但贝金汉姆对球队的影响重新唤醒了雷诺兹昔日的愿景,并植入了更多有关于球队足球理念发展的种子。

这位出生于格林威治的主帅厌恶当时在英国本土甚是流行的那种以身体对抗和长传球为标志的足球风格。贝金汉姆在球员时代曾多年效力于热刺,作为主帅,他一直尝试在球场上创造出一种更富美学的足球风格。而在阿贾克斯,他利用俱乐部完善的各项资源演变出了一种更富思维性的足球风格。诸如像克鲁伊夫这样的球员想必一定是在贝金汉姆的注视下于球队的青训系统中不断成长,而这位敢于冒险的主帅后来也曾执教巴塞罗那,这也是阿贾克斯和巴塞罗那这两支球队的第一个明晰的联系(译注:贝金汉姆在1965年卸任阿贾克斯的主帅之后并没有直接前往巴萨执教,而是后来于1969-71年间就任)。

米歇尔斯与全攻全守足球

尽管贝金汉姆对阿贾克斯现代化足球理念的形成有着值得铭记的功绩,但他的执教并非毫无限制。阿贾克斯在他麾下踢得颇具魅力,但他们在场上的阵型依旧是死板僵化但却在那个年代极为流行的WM阵型。有一位十分聪明的阿贾克斯球员很喜欢与贝金汉姆共事,但他觉得这位主帅未能走出当时那种陈旧足球理念的限制。这个人便是米歇尔斯。米歇尔斯在球员时代是一位出色的射手,在他看来足球应该还有其他的踢法,还有一种更富流畅性的站位方式。他见证了阿贾克斯在那些年来的进步,并在内心中有了自己的足球愿景。

当贝金汉姆于1965年结束自己的第二段任期时,米歇尔斯已然准备好接替恩师的帅位了。在打入了120多粒进球并为球队2次赢得联赛冠军之后,米歇尔斯选择将教练席作为自己的下一个舞台,他希望自己能够以教练的身份做出一番与众不同的事业。在接过梦寐以求的阿贾克斯帅位之前,米歇尔斯曾在阿姆斯特丹当地执教了沃特格拉斯米尔和DWS这两家相对较小的俱乐部.

尽管当时荷兰足坛名义上已经有职业足球的形式,但在米歇尔斯看来各家俱乐部还是显得较为初级。在那时,只有那些顶尖的球员会得到相对很高的薪水,而很多球员都不得不再打一份工才能养活自己。那时阿姆斯特丹的地位也与如今我们所熟知那个“世界中心城市之一”的形象相距甚远。而一次反独裁主义运动的爆发令社会思想解放的思潮遍布荷兰,阿贾克斯也在该运动的发展过程中有着重要的地位。

从最为本质的角度上讲,米歇尔斯是一位伟大的现代足球倡导者。他在阿贾克斯制定了一套制度准则,以一种十分简洁的方式规划了俱乐部的治队理念。米歇尔斯在执教阿贾克斯的初期曾一度面临降级危机,不过他凭着严密的防守布置以及对团队精神的强调最终将局势扭转。在球队恢复元气、站稳脚跟之后,他开始寻求以自己理想的战术风格传递出美妙的足球。

在米歇尔斯治下,阿贾克斯通过大量的专项训练成为了一支专注控球的球队。而在球场下,他也对球员们的饮食严格要求,同时还在赛前准备方面做得更为详尽。当然,所有的计划与梦想、设计与心思,其中最为重要的元素都指向一个人,那就是克鲁伊夫,这位荷兰足坛中最具代表性的波西米亚主义化身(译注:这里的波西米亚主义指不受传统束缚的艺术家)。

(图)克鲁伊夫、米歇尔斯与内斯肯斯对两家俱乐部影响颇深

我们很难确定全攻全守足球究竟源于何处。在这种战术体系的加持下,阿贾克斯的球员们用让人眼花缭乱的流动性不断变换着彼此的位置。有些人指出这种战术流派是受到了荷兰建筑以规整、统一为美学的理念影响。由于陆地相对有限,荷兰的建筑大多有着不太寻常的形状和大小,并且都是根据其周边环境的状况而定。很明显,这是受到环境影响而造成的结果。全攻全守足球的真谛亦是如此。

然而还有一些人认为我们从阿贾克斯足球革新的角度出发来思考荷兰的足球哲学显得过于理性了。从某种角度上讲,这种足球理念的成功是源于米歇尔斯及与他相关的教练们对于该理念耐心而细致的打磨。

当阿贾克斯在国内赛场上遇到对手的密集防守时,米歇尔斯鼓励球队的后卫和中场们“越界”参与到进攻中。因此阿贾克斯总能占据比赛的主动,用熟练的传控打法窒息对手,同时还拥有多种备选战术。这不仅让球队的进攻推进更加流畅和富有力度,同时也令对手的进攻球员不得不回撤参与防守从而变相削弱乃至“掠夺”了对方的攻势。

与此同时,球员自身也是令全攻全守足球趋于完美的原因之一。空谈理想的战术固然简单,但在现实条件下的全攻全守足球则是一个十分强调即兴的战术体系。其很简洁地凭着球场上的常识推演出富有艺术美感的足球,而或许这也是无心而为。“找到一个开阔的区域,暂时地将其填补”。场上的每名球员无论在进攻还是防守时都可以在任何时间填补任何位置。这种在球场上的感觉源于多年一同比赛、训练以及生活所自然形成的默契。而这也是源于克鲁伊夫。

楷模克鲁伊夫与欧洲霸主

在效力于阿贾克斯的早年间,克鲁伊夫就开始通过回撤来尽可能地寻求最大的接球空间并创造突破的机会。这是对体能、空间、时间的一种经济而又富有逻辑的利用。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他的阿贾克斯球员也一道加入了克鲁伊夫的行列:如果这对克鲁伊夫适用的话,他们会想,为什么它不能也对我适用呢?

自那开始,球员的自觉性占据了主导。阿贾克斯的足球因此洋溢着观赏性与兴奋感。不仅如此,他们还总能打入精彩的进球,并赢得了多项锦标。或许米歇尔斯对阿贾克斯最为重大影响就是让麾下的球员们学会表达自我,当然这也是建立在以严明的准则规范下所营造出的队内秩序为前提的。而阿贾克斯最终所呈现出的结果是现象级的。

(图)球员时代的克鲁伊夫也促使了全攻全守足球的发展与进化

1966年12月,在那场与利物浦的史诗对决中,阿贾克斯迎来了属于他们的突破。在大雾笼罩的阿姆斯特丹奥林匹克球场,有55722名观众在现场见证了米歇尔斯麾下的弟子们在这场欧洲冠军杯第二轮首回合比赛中那令整个欧洲足坛为之颤动的精彩表现。德-沃尔夫在比赛开始仅仅3分钟就为主场作战的阿贾克斯先拔头筹,随后时年19岁的克鲁伊夫也很快就扩大了领先优势。紧接着努宁加在半场比赛结束前连进两球,将比分改写为4-0.利物浦仅仅凭着比赛结束前劳勒的进球挽回一些颜面,然而在此之前格鲁特已经凭借其在下半场的进球完全宣告了比赛的终结(译注:原文暗指劳勒的进球时间早于格鲁特,但这与事实相反)。“这轮比赛绝非已经结束,”时任利物浦主帅比尔-香克利说道。“我们(接下来)会轻松晋级。我们会(在次回合)至少进他们7个球。这场比赛很荒唐,阿贾克斯在他们的主场踢的是防守式的足球,而我们在对阵这种保守的球队时通常表现都不太好。”

实际上阿贾克斯在比赛中的表现远远胜过利物浦,而曾经这是一种想都不敢想的情形。不过在米歇尔斯极力推动的那种无拘束的专业精神驱使下,阿贾克斯的黄金一代成为了一支很难对付的生力军。在安菲尔德进行的次回合比赛以2-2的比分告终,他们也以7-3的总比分强势晋级。而这也佐证了米歇尔斯的足球愿景是奏效的。

不过当时的阿贾克斯仍旧缺乏在欧战顶级赛场的比赛经验。他们随后在1/4决赛对阵布拉格杜克拉时有所松懈,最终被淘汰出局,而这也激怒了米歇尔斯。这轮比赛的失利也促使这位传奇主帅进一步精炼球队的理念。球队引入了一些关键的球员,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维利博尔-瓦索维奇,这位球风硬朗的后卫不但防守出众,同时还有着绝佳的传球精准度。技巧出众的边锋沙克-斯瓦特在当时尚待磨练,而克鲁伊夫和凯泽尔则已经渐渐崭露头角。

在技战术的表现之外,全攻全守足球也为球员的成长与进步有所帮助。米歇尔斯非常注重对年轻球员的培养与提升。在他的设想和行动下,阿贾克斯很快成为了足坛巨人。尽管在1969年的欧冠决赛中,尚显生涩的他们以1-4的比分负于AC米兰,但阿贾克斯也由此踏上了荣耀之路。

稍有些意外的是,费耶诺德在1970年成为了第一支捧起欧冠奖杯的荷兰球队,不过阿贾克斯很快就紧随其后建立起了一个更为持久的王朝。在竞争对手捧杯的刺激下,阿贾克斯渴望能够超越死敌,他们最终在1971年于温布利大球场进行的欧冠决赛中以2-0的比分战胜了帕纳辛奈科斯,在自己的队史中书写下了伟大的一笔。在之后的两个赛季中,他们更是连续卫冕了这一欧洲足坛最为重要的俱乐部赛事冠军,球队先是在鹿特丹力克国际米兰,次年又在贝尔格莱德战胜了尤文图斯,他们还在1972年击败阿根廷独立从而赢得了洲际杯的冠军。

当阿贾克斯连续3年捧得欧冠冠军时,克鲁伊夫、内斯肯斯及其队友们也都达到了他们的巅峰,而米歇尔斯则早已离开球队。在阿贾克斯在温布利大球场的83179名观众的注视下捧得队史第一座欧冠奖杯后,米歇尔斯认为他已经完成了在这里的愿景。他在平庸而低迷的荷兰足坛将阿贾克斯打造成了整个欧洲大陆的霸主。在他面前有一个新的挑战等待着,他要在巴塞罗那书写下类似的功绩。

斯特凡-科瓦奇接过了米歇尔斯在阿贾克斯留下的帅位。这位主帅十分明智地只对俱乐部的规划和理念做出了轻微的改变,随即就帮助阿贾克斯赢下了两座欧冠冠军。不过当科瓦奇在1973年决定离开球队,选择前往法国国家队任教后,阿贾克斯对欧洲足坛的统治便出现了动摇。俱乐部曾试图将克鲁伊夫出售给皇家马德里,他们甚至已经答应了对方一份创下当时转会纪录的报价。但克鲁伊夫更倾向于迎接另一项挑战,与昔日恩师米歇尔斯在巴萨重逢。于是阿贾克斯的交易对象变成了巴塞罗那,整个转会在非常快的时间里就宣告完成,克鲁伊夫也成为了足坛第一个身价超过百万欧元的球员。

是时候在加泰罗尼亚复制全攻全守足球革命了。

加泰罗尼亚之旅与主帅之路

当克鲁伊夫于1973年来到巴塞罗那时,这支球队已经有14年的时间未曾染指联赛冠军了。加泰罗尼亚地区的群众也有着与自己球队类似的命运,他们当时受到了弗朗哥独裁统治的压迫。曾有一些未经证实的传闻称当时皇马与独裁政权走得很近,并籍此得到了一些不正当手段的支持。皇马和巴萨的对抗与以往相比多了一抹政治意味的争夺,在这样的背景下,可以说克鲁伊夫的到来恰逢一个很特殊的时期。

在1974年,克鲁伊夫率领巴萨赢得了球队自1960年以来的首个联赛冠军。当赛季的代表作当属他们做客伯纳乌以5-0的比分大胜皇马,这也是那个时期巴萨在对阵皇马时的最大比分胜利。可以说那场比赛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巴萨球员和球迷,让他们为之努力奋斗。曾有一位记者称,克鲁伊夫在比赛90分钟的时间里组织进攻和破门得分为加泰罗尼亚人提升了十足的士气,其影响甚至要比那些政客们多年来所极力营造的还要大。

除了这座联赛冠军奖杯之外,克鲁伊夫以巴萨球员身份所赢得就只有1978年的国王杯冠军了。然而毫不夸大地讲,他对巴萨的影响可谓是唤起了加泰罗尼亚人内心中的希望。而作为一名巴萨球员的经历也让他深知俱乐部所蕴含的意义及其运作的方式。正是这些收获成为了后来克鲁伊夫以主帅身份回到这里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

内斯肯斯紧随克鲁伊夫的步伐,在后者离开球队一个赛季后降临诺坎普,但阿贾克斯与巴塞罗那之间的联系在那个时期有间断的迹象。米歇尔斯在决定兼任荷兰国家队主帅后时常要在阿姆斯特丹和加泰罗尼亚之间飞来飞去,但他在巴萨始终未能完全成功地贯彻自己的足球理念。后来,他昔日在绿茵场上最为得意的弟子克鲁伊夫在结束球员生涯后坐上了巴萨的帅位,也接过了米歇尔斯贯彻全攻全守足球理念的任务。

(图)米歇尔斯在执教巴萨期间曾在1974年兼任荷兰国家队主帅,并获得世界杯亚军

而这也是阿贾克斯与巴塞罗那两队羁绊真正形成的时期。

在克鲁伊夫对巴塞罗那进行变革之前,他需要积累一些担任主帅的经验。拥有大胆的想法和创新的精神就是其中的必备要素之一。要知道,贯彻想法是一码事,而让它们成为现实则是另外一码事。尽管克鲁伊夫作为球员重返阿贾克斯的经历以苦涩的结局收场,但他还是选择在这里开始自己的执教生涯。在1985年,时年38岁的他顶替迪-莫斯坐上了阿贾克斯的教练席。倘若生活在那个年代,或许你会说踢球和执教绝不会是相同的。

克鲁伊夫执教了阿贾克斯3个赛季。他没能在任期内帮助球队赢得荷甲联赛的冠军,不过在荷兰杯的赛场上阿贾克斯则两度称王。他还率领球队赢得了1986-87赛季的欧洲优胜者杯冠军,当时阿贾克斯凭借着范巴斯滕打入的全场唯一进球最终艰难地战胜了莱比锡火车头。这座冠军奖杯也是自1974年球队捧得欧洲超级杯后的首个洲际锦标。同时,它也为球队未来的成功发展奠定了基础。

类似于球员时期在巴萨效力所造成的影响,克鲁伊夫作为主帅对阿贾克斯的影响也是不能单纯用冠军奖杯来衡量的。作为阿贾克斯的主帅,他将米歇尔斯的理念与精神再次传递给了俱乐部。他坚持在阿贾克斯从孩童到职业球员的各个梯队推崇343阵型。在克鲁伊夫的影响下,阿贾克斯青训营成为了培养优秀新星的摇篮,诸如博格坎普和德波尔兄弟等年轻球员都曾在他的手下获得机会。而像范巴斯滕和里杰卡尔德等本土球员也在克鲁伊夫的指导下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克鲁伊夫的这份功绩令阿贾克斯在此后多年受益匪浅。然而像米歇尔斯和克鲁伊夫等功勋也正在这个时期先后离开。在1988年,克鲁伊夫接替阿拉贡内斯执掌另一支牵动他心头的球队,巴塞罗那。

克鲁伊夫在巴萨诠释出了美丽足球的真谛,而这很大程度上也是受到了米歇尔斯的影响。克鲁伊夫的足球理念在这里开花结果,也在阿贾克斯与巴塞罗那之间形成了一个永续的联系。

变革巴萨

克鲁伊夫执教巴萨的决定对于俱乐部而言可谓是一个堪比宇宙大爆炸的时刻。如果没有他和他的足球理念,那么巴萨也就谈不上会有此后数十年的辉煌,因为正是他改变了球队的状况,并向这里灌输了令球队持续辉煌的足球文化。

当他来到巴萨执教时,红蓝军团共赢得过10次联赛冠军,而皇马则为23次。如今,两者间的比数已经缩小为24-32.而在欧冠赛场上,在克鲁伊夫接手球队前巴萨未曾品尝过冠军的滋味。如今他们已然5次捧杯,其中每届夺冠时无一例外地都是以他的足球理念出发,利用他推崇的战术体系赢得的。

在克鲁伊夫执教之前,巴萨所取得的成功看上去总是时断时续。他们的成功或许并不短暂,但从本质上讲缺乏稳定的根基,因此球队总是有所波动。简单来说,他们所取得的成功并不牢靠。

或许维纳布尔斯就是这种状况下的绝佳代表。这位英国人在执教巴萨的3个赛季里取得了颇为不错的成绩,但他的执教方式显得混乱,未曾遵循一个严谨且考虑周全的发展蓝图。其实在米歇尔斯执教时期,这位传奇主帅曾改变了巴萨的这种状况,但球队却在之后的日子里渐渐将其淡化。在克鲁伊夫接过教鞭时,巴塞罗那在28年的时间里仅仅2次赢得西甲冠军。

克鲁伊夫在巴萨解决了这些问题,并灌输了态度、训练、招募球员以及战术哲学等一系列的治队理念,其影响一直延续至今。克鲁伊夫在巴塞罗那颇具岁月感的废墟周边用现代化的方式完成了重建。颇为巧合的是,他向巴萨所灌输的理念中有很多都直接来源于阿贾克斯。“没有克鲁伊夫就没有梦之队,”格雷汉姆-亨特在《巴萨:全世界最伟大的球队是怎样炼成的》中这样写道。“没有克鲁伊夫就不会有那么多受过良好青训培养球员踢出精彩十足的433足球;没有克鲁伊夫就不会有拉波尔塔(俱乐部迄今为止最为成功的主席);没有克鲁伊夫就没有里杰卡尔德和俱乐部在自身出现愚蠢错误后的复兴;没有克鲁伊夫也就没有瓜迪奥拉。”

(图)无论是作为球员还是作为教练,克鲁伊夫对巴萨都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在助手雷克萨奇的协助下,克鲁伊夫着手对巴塞罗那进行彻底的变革。这种变革贯彻至整家俱乐部,改变了他们的足球文化,而这种变革的理念并非那么容易被人们接受。尽管球员时代的克鲁伊夫在巴萨有着显赫的功绩和影响力,但俱乐部内部存在着多个层面的明争暗斗。球迷们也并不买账,每当本方的门将接到回传球的时候他们总会抱以嘲笑和嘘声。因此,对于克鲁伊夫来说,他在巴萨执教的任务包含让球迷们了解他以传控为基础的战术理念,教导队内的球员们如何贯彻执行这种战术理念,以及在转会市场上搜寻符合这种足球风格的球员等。

在克鲁伊夫入主球队后,贝吉里斯坦、米歇尔-劳德鲁普、斯托伊奇科夫等一些优秀球员陆续加盟,他还签下了昔日的阿贾克斯球星科曼。不过他在执教阿贾克斯的时候就深知,在贯彻足球理念方面,最为经济的方式便是打造一个顶级的青训体系。通过指导球员们执行战术、比赛以及日常生活等,球队内部可以营造出一种新的文化和氛围。随后它能够对球队有着广泛而有益的影响,超级球星也会在这种环境下应运而生。当然,这会耗费大量的时间、精力、金钱,并需要很专业的管理,但这种想法本身是合理且可靠的。

在克鲁伊夫来到球队之前,拉马西亚便已经作为巴萨的青训营,座落在一幢旧农舍周边,已然有7年的历史。而克鲁伊夫的到来则让这里焕发了新的生机。他对此有着一套结构化的规划理念,并给予了青训部门重要而富有意义的地位,将其置于巴塞罗那俱乐部的核心。

克鲁伊夫从米歇尔斯的“圣经”中有所借鉴,他要求巴萨各个青训梯队都使用相同的343阵型,并且让他们在比赛中用尽可能少的触球次数来完成犀利的传递。没错,正如你所想的那样,这其实就是Tiki-taka.在他执教之前,通常一支梯队的训练和比赛安排都是交给相应的梯队教练来负责的,而他们也更倾向于以自己的理解来进行相关的布置。也正因为如此,一线队很难维系相对优秀的战绩。

克鲁伊夫还坚持让最出色的那些青训球员通过参加更高年龄段的比赛来检验自己,倘若有球员能够证明自己足够出色的话,那么他将得到一线队的出场机会,俱乐部也就不必再去转会市场上追逐身价不菲的优秀球员了。他还提倡俱乐部应在小球员7、8岁的时候便将其签下,而阿贾克斯在多年前便已经这么做了。当我们回望克鲁伊夫所做的那些变革,一切都显得那么简单和熟悉。我们都深知并敬仰这种治队理念,克鲁伊夫以他那神奇的能力将非凡的想法变成了一种模范标准。

克鲁伊夫希望能够创建一个以自家青训球员为核心的发展体系,辅以一些与新巴萨发展理念相符的球星作为补充。就这一点而言,瓜迪奥拉可以说是克鲁伊夫所打造的拉马西亚青训体系的流水线上生产出的第一位巨星球员。

在1990年升入成年队之后,瓜迪奥拉成为了球队中轴线上的核心,他在场上深知球队何时应该回收还是扩张阵型,何时应该回传还是向前传递。他在场上的感觉如同一位NFL赛场上的四分卫,好像时刻佩戴着耳机聆听着克鲁伊夫的临场战术布置一般。

在经历了发展初期的一些问题之后,克鲁伊夫的巴塞罗那光芒而生。巴萨的球员们用一套严格缜密的阵型体系踢出了华丽的足球。球员们勤勉地跑动、换位,在球场上展现着自己,但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有着一套严格的规范准则。在控球时,他们的思考速度甚至快过执行技术动作的速度。而在失去球权的时候,他们会对对手进行高强度的压迫,尽快夺回球权并让比赛重新回到自己的节奏中。

克鲁伊夫鼓励球员们在严谨的战术体系中的布置下做到更多,简单来说,这就是他真正伟大的地方。球迷们开始不再吝惜于他们的掌声,巴萨也在场上不断高歌猛进,球队也赢得了一座座奖杯。想必米歇尔斯也会因此而感到自豪。

在8年的执教时间里,克鲁伊夫麾下的巴萨赢得了4次西甲冠军,1次国王杯冠军,1次欧洲冠军杯冠军,1次欧洲优胜者杯冠军以及1次欧洲超级杯冠军。他那支“梦之队”为诺坎普树立了华丽足球的新标杆,为后来的巴萨球员们所向往和追求。

由于时任俱乐部主席努涅斯厌恶克鲁伊夫对俱乐部的影响力并与其发生分歧,克鲁伊夫最终被球队解雇。在当时,克鲁伊夫在巴萨拥有比西班牙足坛中其他主帅更大的管理权,而努涅斯则想要改变这样的状况。即便克鲁伊夫为巴萨留下的遗产总是被忽视,甚至常常被后来的球迷和俱乐部高管们诋毁,但他的思想在不经意间已然深深地植入巴萨的DNA中。它融入至巴萨的各层结构中,浸透俱乐部的灵魂。它塑造了巴塞罗那俱乐部,如同其曾经塑造了阿贾克斯一样。

范加尔与复兴期望

在上世纪90年代初,阿贾克斯在范加尔的率领下迎来了复兴。这位荷兰教头主张将严酷的体能要求与克鲁伊夫治队理念下的青训体系相结合,从而为球队赢得了一系列的国内冠军,并让这位足坛巨人重回欧战赛场。

在他的执教下,阿贾克斯先是在1992年赢得了欧洲联盟杯的冠军,随后又在1995年赢得了队史的第4座欧冠奖杯。当时队内诸如范德萨、西多夫、戴维斯和奥维马斯等年轻球员开始崭露头角,他们与布林德和里杰卡尔德等成名老将一道创造了欧冠奇迹。他们还在次年加冕了欧洲超级杯和洲际杯的冠军。即便克鲁伊夫和范加尔两人的关系水深火热,但这支球队所秉承的理念和球风绝对是克鲁伊夫式的。

有趣的是,范加尔之后也跟随克鲁伊夫的脚步,从阿贾克斯来到巴塞罗那执教,而这也进一步加深了两队的羁绊。范加尔于1997年前往诺坎普任教,在率队赢得了2次西甲冠军之后,他在2000年拾起了荷兰国家队的教鞭,并就任2年。在他担任巴萨主帅期间,很多前阿贾克斯球员都在这里迎来了职业生涯的突破,比如说克鲁伊维特、奥维马斯、利特马宁、雷齐格以及德波尔兄弟等。

然而巴萨随后又一次渐渐地迷失了方向,随着他们的自我膨胀与自负,俱乐部的债务骤增,治队计划也因此改变。多亏了克鲁伊夫的介入,使得俱乐部最终重回正轨,而这次介入是通过中间人完成的。在2003年,克鲁伊夫的一位门徒拉波尔塔决心竞选巴塞罗那主席。他痛恨当年以权力斗争的方式解雇克鲁伊夫的行为,而他期望能够以这位传奇主帅的理念为模板来实现俱乐部的复兴。

拉波尔塔后来成功赢得了竞选,并就如何改变球队的问题寻求克鲁伊夫的建议。巴萨当时曾试图任命希丁克或科曼担任球队主帅,但二人的工资让他们望而却步。俱乐部随后在克鲁伊夫的推荐下选择了里杰卡尔德作为他们变革开始的首任主帅。

里杰卡尔德时期与克式足球的回归

从多个角度上看,里杰卡尔德都不是一个常规的选择。他的执教履历看上去远远达不到巴萨主帅的标准,此前他在执教荷兰足坛历史最为悠久的球队鹿特丹斯巴达时遭遇了队史的首次降级(译注:原文作者在这里忽略了里杰卡尔德在2000年欧洲杯上执教荷兰队的经历)。不过拉波尔塔仍然认为他会用经典而传统的阿贾克斯-巴塞罗那式足球理念执教球队,不过或许更为重要的原因是克鲁伊夫的推荐。俱乐部最终认定年轻的里杰卡尔德对胜利有着足够的饥渴感并富有活力,足以带领球队走向复兴。

里杰卡尔德曾在效力于阿贾克斯时期受到克鲁伊夫的指导,尽管两人的关系偶尔会闹僵,但他仍是克鲁伊夫一众弟子中的佼佼者之一。人们更多注意到的是瓜迪奥拉在后来将巴萨打造成一支超级球队的壮举,却往往忽视了里杰卡尔德在其中起到的重要的过渡作用。正是在他的努力下,巴萨恢复了其受阿贾克斯影响的足球理念。同时,他也为继任者瓜迪奥拉留下了一套实力不俗的班底。

(图)里杰卡尔德在巴萨的过渡时期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里杰卡尔德令巴萨回归到克鲁伊夫所规划的那种强调速度的攻势足球,这也让诺坎普的主场球迷们再次对此如痴如醉。巴萨也回到了他们的冠军轨迹中,里杰卡尔德帮助球队带回了2座西甲冠军奖杯,还赢得了1次欧冠冠军。尽管涌现了像梅西这样的优质青训球员,但巴萨在那个时期还是时常会遭遇一些困难,不过拉波尔塔依旧坚持这样的治队思路,他总会在推进俱乐部复兴完成的路上听取克鲁伊夫的建议。

与此同时,巴塞罗那和阿贾克斯在后者技术主管范吉尔的主导下于2007年达成了更为正式的合作关系。两家俱乐部在足球理念领域彼此交换意见和分享信息,同时两队还会特别关注执教和医疗这两大领域的发展。我们很难确定这一合作的紧密程度,但这是双方第一次将本就长期存在的无形关系以正式的方式联结。

后来,里杰卡尔德因未能控制好队内的纪律问题而导致球队成绩下滑,巴萨也开始寻找新任主帅。尽管克鲁伊夫为里杰卡尔德做了辩护,但他也同时称自己重要的弟子瓜迪奥拉随时都可以拾起一线队的教鞭。

从此前巴萨多个时期的状况来看,里杰卡尔德的这次离任意义重大。在克鲁伊夫之前,俱乐部在逆境中会寻找一位风格截然不同的主帅就任,并会签下一批风格多样的球员。尽管并未拥有一个正式的职位,但克鲁伊夫对巴萨仍有一定的影响力,这也使得巴萨在更换教练时会强调其不能动摇球队原有的治队理念。

正如我们都知道的那样,瓜迪奥拉随后在巴萨获得了非凡的成就。在他治下,巴萨赢得了3次西甲冠军,2次欧冠冠军,2次世俱杯冠军以及诸多其他荣誉。更为重要的是,瓜迪奥拉再次为俱乐部打上了克鲁伊夫的烙印,诸如梅西、普约尔、伊涅斯塔、哈维和巴尔德斯等球员都遵循着克式足球的理念,由他们所组成的巴萨也被誉为历史上最伟大的俱乐部球队。

未完的故事

2011年,就在受克式哲学熏陶的巴萨迎来队史前所未有的成功之时,克鲁伊夫选择回到阿贾克斯,希望俱乐部能够完成像巴塞罗那那样的复兴。克鲁伊夫召集了以维姆-琼克、博格坎普等人为首的一众弟子,之后着手与那些他厌恶的俱乐部高层们扳手腕。在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之后,随着范德萨成为营销总监,奥维马斯主抓球员招募,弗兰克-德波尔就任球队主帅,克鲁伊夫成为了阿贾克斯在技术层面上的核心。

此后,由于俱乐部在没有得到克鲁伊夫同意的情况下任命范加尔为总经理,一场混乱的斗争随之而来,最终克鲁伊夫在2012年辞去了俱乐部的职务。不过他的弟子们还是率领球队重新夺回了荷甲王者的地位,球队以年轻球员为框架,踢出了富有观赏性的足球。阿贾克斯完成了荷甲的四连冠,但却未能在欧战赛场上迎来成功。当今足坛缺乏财政公平的状况使得他们很难再度问鼎欧洲之巅。

克鲁伊夫于2016年3月去世,享年68岁。对于足球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损失。正是他的功绩才有了最近这些年阿贾克斯和巴塞罗那的成功。如今阿贾克斯由彼得-博斯执掌,这位“外来者”至少看上去将会延续俱乐部的治队理念。而同时巴塞罗那则由恩里克执教,他有着自己独特的执教哲学。阿贾克斯在发展的道路上遇到了瓶颈,在缺乏资金的情况下他们很难在欧战赛场中取得足够优异的成绩。而资金雄厚且众星云集的巴萨则从某种角度上讲有着一种与先前成功的治队理念背道而驰的隐忧。

不过至少两家俱乐部都仍在试图以正确的方式踢球,或许他们的这种正确来自于各自的潜意识里。或许简单来说,这就是米歇尔斯和克鲁伊夫为他们所留下的那始终闪烁着光芒的财富。没人会知道两家俱乐部未来是否会延续这样的理念,但你大可压下赌注,倘若未来两家俱乐部其一出现困难,那么其定会向另一家寻求帮助。这就是这两家俱乐部多年来的合作方式。




上一篇:懂球帝中超第11轮MVP:穆谢奎
下一篇:内部教学赛,U23国足0-1不敌纳米比亚U23

友情链接